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MMD从基础到进阶』十周年汉化版本与规范使用教程『全动图流量注意』

Kinsama:


注意:这是一篇全动图教程,建议不要使用流量阅览,视频教程将会在一周内发布!


基于Emil繁体汉化版修改的十周年汉化版本,以及十周年MMD桥专用版本:

下载地址:『MikuMikuDance 十周年汉化版本 + 0.37版MME』

                 『MikuMikuDance 十周年MMD桥专用版本


注意事项:① 这个汉化版只...

为yosan大大献出话题首答。入坑是在入aph之后的事了。在空间看到aph的一个段子“天朝多鬼白,霓虹多白鬼。天朝多菊耀,霓虹多耀菊”,没看懂就去搜了一下这对cp,然后感觉这个设定超有意思的啊啊啊啊。外加这个段子配了一张超棒的学生paro鬼灯白泽,两人甚是有爱啊,所以我在看动画之前就是cp党了呢(笑)入圈以后发现粮真少啊,那时候有幸看到了一张yosan大大的图,然后在摇摆不定的鬼白or白鬼中倾向了鬼白!嗯,几年过去了还是很喜欢那张图呢。(超想向大大要个授权把它放出来的,疑似鬼白初夜)

我这个人有种奇怪的倾向,或者说是偏好也好吧,对于这种三次背景庞大的动漫题材很感兴趣。所以这也是我入aph和bsd...

我也有今天

哈哈哈哈哈茶凉终于可以搞百fo点文了!可自行点文点梗,范围aph任意cp,鬼灯的冷彻白鬼、鬼白、鬼白鬼,文豪野犬芥川相关cp

然后可以看看要不要点我已有的脑洞

   【鬼灯的冷彻】

不打cp,以下几项皆为〖鬼白〗〖白鬼〗〖鬼白鬼〗皆可,可自行选择

1. 百年孤独

现世彼世皆有,爱能填补孤独,以名为死亡的方式。

2. 小夜曲

一个双视角的和风故事,鬼白两人视角的文风大概会不同。大概是记承天寺夜游那样的感觉,一个漫长而心照不宣的故事。

3. 食欲与性 欲

一辆谈人生的车

4. 完美情人

两个人都在撒谎,可谁...

突然笑死

鬼白混剪十题

因为高一的假快完了,回去前拼死浪一浪。搞个大新闻真难
【新闻版】
.地狱法制日报《抢劫不成反被*?抢劫犯竟成压寨夫人》
   今年3月14日,一位岁数不明的男性药剂师白某,因工作需求和供货压力,闯入一家金鱼草个体种植户家中实施对金鱼草药材的打劫,不料却被该位种植户鬼某制服。令人惊讶的是,随后两天里,两人关系竟完成突飞猛进的变化,日前,鬼某取消了对白某的控诉,并对本报记者展示了他们旅行结婚的部分计划,定在天国著名旅游风景区桃源县--极乐满月大酒店。


 来看看老中医实际上经历了什么……来个大大把这一段写出来?

近日,俄罗斯一名男子维克多也够倒霉的,持枪闯入...

悄悄发刀

鬼灯没有感情线


补充一下白泽的手


白泽出嫁

原文范进中举。疯的不是白泽,是我。

  (地狱第一辅佐官招亲)到出榜那日,家里没有来消息,桃太郎吩咐白泽道:"这里还有几只跑得快的兔子,你快拿到集上去叫它们打听消息,把招亲榜的最新消息带回来,我已是等的急了。"白泽慌忙抱了兔,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小判猫闯将来。一片声叫道:"快请白泽大人出来,恭喜高中了!"桃太郎不知是甚事,吓得躲在屋里;听见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请坐,白泽大人方才出去了。"那些报录人道:"原来是桃太郎。"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许多鬼来,一子、二子到了,...

【鬼白】与时同长(二)

试图用脱欢的文风写,毕竟心疼鬼灯。顺便鬼灯您快点长大算了,还没写到重点的我真的要绝望了。不会要写长篇了吧

Chapter5 灯火

 

往上一楼就是白泽日常住的地方了。门一开就是现代中式风,窗几明净古色古香,偏偏地上还堆着体感游戏机和B-box,桌子下居然还有只ysl从Gucci的字母包里滚出来,如果小鬼灯那时能辨认出的名牌再多一点,他马上会正确认识到这房子充满了人民币的清香。以及感慨白泽真是找了个会花钱的女朋友。


虽然说是要请他吃饭,可一个独居的宅男的冰箱也不比康师傅的泡面种类丰富多少。白泽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冰箱里孤零零的两棵白菜,回头又和柜子里的老坛酸菜红烧牛...

【鬼白】与时同长(一)(h+年下)

高一狗茶凉终于在作业重压下造反了……灵感来源于 @yosan_放開心態 大大的图和 @原始森林 大大的寻爱系列 ,悄咪咪的勾搭加表白一下大大,希望擅自艾特没给大大造成困扰。大大真是世界的珍宝。

顺便……大家想要he还是be呢

 【但你的长夏将永远不会凋落,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莎士比亚《你的长夏将永不褪色》

Chapter1 桃李

鬼灯是在八岁那年遇见那个男人的。


那一年他的父亲刚刚去世,心力交瘁的母亲带着他搬出高档小区。那一年他无聊的...

【仏英】择日而亡

By 茶凉

一个非典型爱情故事,开放式结局。仏英bg


【更多的人死于爱情,而我在死去那天爱上你】


   亚瑟·柯克兰先生独自躺在书房的躺椅上。他年老的妻子也许是在做饭,又或许是在编织,又或者她出去了或是死了,这都不重要。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关心,也无力关心,他只是觉得自己衰朽年老的身体被钉死在了舒适的躺椅上,残存的力气只够他摩挲一下黑天鹅绒的椅面。

   我这是要死了吗?他这么想着,73岁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将以无力移动的状态在自己书房的躺椅上环顾着自己的一切然后死去——随即又觉得好笑...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