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鬼白】与时同长(一)

高一狗茶凉终于在作业重压下造反了……灵感来源于 @yosan_放開心態 大大的图和 @原始森林 大大的寻爱系列 ,悄咪咪的勾搭加表白一下大大,希望擅自艾特没给大大造成困扰。大大真是世界的珍宝。

顺便……大家想要he还是be呢

 【但你的长夏将永远不会凋落,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莎士比亚《你的长夏将永不褪色》

Chapter1 桃李

鬼灯是在八岁那年遇见那个男人的。

 

那一年他的父亲刚刚去世,心力交瘁的母亲带着他搬出高档小区。那一年他无聊的在新小区转着等着母亲,然后看见了那个同样无聊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身白衣白裤风标韵致,眉清目秀倒也是一表人才,一身白被他穿的好似儒雅书生,脚下的黑色细孔牛津鞋却平添几分时尚感,拍下来都能上时尚芭莎的那种。这样的男人也许有资格当模特,却偏偏要和屌丝抢人设——他正蹲在一辆一看就贵的上天日地的豪车前,时不时露出堪称智障的笑容。

 

……电车痴汉听说过,对车痴汉就真的比较少了。鬼灯多看了两眼,才发现男人看的不是那恨不能在身上漆个“贵”字的豪车,而是车下的一只猫。

 

说到这只猫……小鬼灯面无表情的思考自己搬过来的第一天发生的这些都预示着什么。比如这破小区居然能沧海遗珠的出现一辆玛莎拉蒂,比如一个能当模特的男人偏要想不开的去cos豪车痴汉,再比如为什么还会有一只丑成诅咒生物的猫。

 

是的,一定要说的话这只猫也太丑了吧……上帝恨不能把所有品种的猫科中最不妥的部分全拼接在它身上,承受着与身躯不符的史诗级丑陋,简直猫届励志传奇。这种教科书般的丑陋简直能把一些狂热猫奴的脸打到地心去。然而那个男人还在以一种白内障般的自觉花痴着那只丑猫“过来哦,猫好好酱~~”说着还晃了晃手中的小鱼干,一幅虔诚猫控模样。

 

倒是那猫一幅警觉模样,和男人笑意满满的眼睛对视了半天,终也是放松下来,磨磨蹭蹭的朝鱼干靠过来。男人极有耐心的等它扭捏着走过来,在它终于咬上小鱼时终是噗呲笑出声来。笑容轻暖神色温柔,整幅画面只差拍下来就能拿去给流浪猫保护协会当海报。

 

鬼灯刚想走近些时,尖利的母亲的声音劈进耳膜,回头时她正不耐烦的扛着集装箱招手示意鬼灯过来,看到那辆豪车和那个男人时不禁瞳孔一缩,丝毫不掩饰好奇的打量起了那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和猫自也是被那一声叫喊惊的抬起了头。猫淡淡的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男人却是根本不看一眼那不礼貌的打量他的女人,直直的看向鬼灯,然后明白无疑的向他笑了起来。

 

那一笑好似春桃吐蕾春暖花开,眼角眉梢都是无可置疑的欢欣。男人细长上挑的桃花眼角有血似的殷红妖印,一笑起来如揉碎了光影,艳色如火如荼。

 

疑似故人来。


 

Chapter2地狱

 

那天母亲难得做了一顿饭,意料之中的难吃。她絮絮叨叨的从市场物价谈到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玛莎拉蒂车主的男子,不停的说不停的说,到了最后终于停下来,眼睛红红的看着鬼灯。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新生活了……其实也不是很差,是不是?我们……要好好活下去……鬼灯君”

 

鬼灯沉默的吃着,什么也没说。

 

千万千万不要相信人们口头上的愿望。

 

至少鬼灯知道,父亲去世的打击母亲是扛不住的。

 

 

只是鬼灯没想到一切回来的这么快。母亲的精神状态又开始失常。仅仅十几天后鬼灯从学校带着满身伤痕回去时,正撞见母亲安静的坐在床上,用打火机烧自己的手。

皮肉开裂,蛋白质灼烧的难闻气味。失去焦距的瞳孔。即将舔上火舌的床单。还有……

 

“鬼灯君……啊……”

“我们是不辛的……被神明所憎恨的弃儿……”

“我们的归宿是地狱,是黄泉比良坂……看啊,彼世的业火……烧上来了……”

 

……还有温柔惨然的微笑。

母亲。

 

鬼灯摇了摇,脑后像是被灼烧一般剧痛,视线中火光蔓延到床上。意识迷离。

这是他第一次昏迷。不是最后一次。

 


Chapter3 草药

 

醒来的时候鬼灯花了几秒诧异彼世的光景,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尚在人世。

 

自己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切恍如虚妄,身上的疼痛却没有说谎。

 

然后那个曾见过的男人的脸倏忽冒了出来。

 

“醒了啊,鬼灯君!”

“……您好,小偷先生”

 

“什么啊啊啊啊!”男子好看的脸意料之中的扭成一团“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啊啊啊啊!”

 

“……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家,而您却不知为什么在这里。顺便,您看着也不像个好人。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像偷车的那种。”

  这一串话鬼灯自己说出来都觉得顺畅的不可思议。明明对方长了一张可以称得上清秀的脸,他看着就是不爽。

  大概是……近亲相憎(注释一)?

 

  “那辆车就是我的啊小鬼!”男人一脸不爽的瞪着他,片刻之后还是缓了下来“那么,我叫白泽。是你的邻居。看你昏倒在自家门口就过来看了看。火已经灭掉了,你母亲的情绪已经安定下来了——我是个药剂师,忘了说。”

 

  不得不说这个名叫白泽的男人,认真起来还是很能给人一种安全感的。鬼灯扶着床沿爬下来,险些又是一趔趄。但他还是一把推开对方的手自己站稳,认认真真的看着对方。

  “那么我再次对您表示谢意。白泽先生。我叫鬼灯。”

   

   白泽和他对视几秒,转过去哈哈大笑

  “所以还是个小鬼啊就这么严肃吗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这个男人真是幼稚而叫人讨厌。鬼灯看着几乎笑趴下的白泽冷冷的皱着眉头。对方好不容易停下来后咳了咳,嘟囔着你也有今天啊之类的奇怪的话语,很自来熟的坐到了床上。

“恶……阿不,鬼灯君,作为报答帮我做一件事情吧”

 

“我不会偷车,恕难从命。”

 

“都跟你说了那辆车是我的啊啊啊啊!”

 

“能买这种车的人住在这种小区,大开眼界。”

 

“你不会懂得啦。”白泽一脸欠揍的借着身高优势敲了一下他的头。“为了躲前女友啊前女友。还有小鬼嘴巴就不要这么毒啦。”

鬼灯当即就给了他一个和善的眼神“您的品行居然能比我的想象更恶劣,还有,将来等我长到您这么高时,定将您今日之所赠十倍奉还。”

白泽当即不甘示弱的准备回嘴,刚张嘴就被一阵碰撞的声音打断。他挑了挑眉毛,扔下一句“就在对门自己进去”就往外跑。鬼灯看着他几个大步就消失在视线里,扶着墙也向外走去。

对面的门已经打开了,看来就是白泽的住所。光很暗,他摸索着打开门口的开关,光线亮起的那一刻他不禁扬起了眉毛。

 

一墙书,一个大沙发,一张床。

和满满一厅子的植物。



Chapter4 流光

 

那些成盆成堆的植物几乎覆盖了这房子的每一处,晒干的,扎好的,种植着的,几乎堆的难以下脚。鬼灯小心的走进,看见那一墙的书都是些古籍,其中多是医药的书。书架第一层摆了一株晒干的酸浆草,旁边还有一盆奇怪的植物。

 

奇怪的……金鱼?还是草?

这种一看就能气死孟德尔的不科学植物,在鬼灯眼里总之是逆天的可爱。尤其是当它以一个领先世界生物水平的高难度姿态扭动几下尖叫出声时,鬼灯简直觉得自己对它一见钟情了。

 

不过这草的尖叫越发惊恐……于是鬼灯毫不意外的看到一只猫跳了上来。正是那天他看到车下的那只丑猫,现在再看到感觉居然还是丑萌丑萌的。猫无视了金鱼声嘶力竭的尖叫,径直走向鬼灯,然后轻轻的蹭了他一下。

 

毫不掩饰的温柔和善意。

 

鬼灯莫名想到了那个白泽的那个笑容,就像他不知道对白泽的口不留情从何而来一样,他同样不知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而这时药剂师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冒出来,他竟也毫不觉得意外。看他没被吓到,白泽有些失望的嘟起嘴,然后才道“你母亲没事啦,还有,你看我家怎么样?”

 

“令人欣赏的风格。”

 

“怎么还是这么严肃啊小鬼……”白泽眨眨眼,勾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调皮的笑容

“那你来帮我照顾这些草药好吗?”

“……您不仅品行恶劣,四肢怕是也快废了吧。”

 

白泽眼瞪眼的和他炸毛了“这套房子是我专门种药放书的工作室!我平时是住在楼上的!小鬼不要太恶劣了啊!”

他不甘示弱的回瞪。不知怎的白泽还是克制了下来,语气缓和的跟他介绍起了各种草药的用途和护理。

 

白衣的药剂师抱着小猫,有条不紊的一一介绍讲解着。满地草药堆积,混和出一种很让人安心的气息。室内光线偏暖色调,照在他眼角的殷红上有种奇异的光彩。而他最终讲完后转过身看着他,笑起来时殷红跃动流光肆意。

 

“你母亲还没回来哦,要留下来吃饭吗。”

 

怎么还没写到重点啊……原本只想快点开车快点扒伏笔的我,陷入绝望。

顺带一提,鬼灯倒霉成这样,白泽温柔成occ,都是有原因的。

 

 注释1人类有一种看到与自己相似的人会感到厌恶的习惯。

 


评论(10)
热度(124)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