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鬼白】与时同长(二)

试图用脱欢的文风写,毕竟心疼鬼灯。顺便鬼灯您快点长大算了,还没写到重点的我真的要绝望了。不会要写长篇了吧

Chapter5 灯火

 

往上一楼就是白泽日常住的地方了。门一开就是现代中式风,窗几明净古色古香,偏偏地上还堆着体感游戏机和B-box,桌子下居然还有只ysl从Gucci的字母包里滚出来,如果小鬼灯那时能辨认出的名牌再多一点,他马上会正确认识到这房子充满了人民币的清香。以及感慨白泽真是找了个会花钱的女朋友。

 

虽然说是要请他吃饭,可一个独居的宅男的冰箱也不比康师傅的泡面种类丰富多少。白泽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冰箱里孤零零的两棵白菜,回头又和柜子里的老坛酸菜红烧牛肉鲜虾鱼板无语对视片刻,不禁后悔自己平时怕是真浪过了头。偏偏小鬼还很及时的补了一刀“没想到您独独在食物上如此清心寡欲呢”

 白泽嘴角抽搐,这绝对是在讽刺我在其他方面纵欲过度是吧?是吧?可偏偏他还不好反驳。所以倒也是无奈的妥协下来,牵起小鬼灯的手往外走。

 

这才五六点的时候,将晚不晚的时候。太阳刚刚把浓重的霞光逐步隐去,都市的霓虹灯火已经争先恐后的亮起,为接下来城市的繁忙夜晚做一支骄傲的前奏曲。外面的车水马龙丝毫不因饭点而衰减,可老旧的巷子还在稳稳地跟着生活的节律。一家家亮起暖黄的灯光,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母亲呼唤孩童的声音,头顶的树影随着暮色越发暗沉,远处飘来不知名的歌谣,轻柔悲怆如柴可夫斯基,又缥缈旷远似高山流水。

白泽垂下眼睑,视线里光影斑驳晦暗不清,身边的鬼灯一声不响的被他牵着走,意外的听话。属于夜的黯淡模糊了光线,天边彩霞退却身边灯火迷离,而外面街上的繁华霓虹偶尔漏进来一点,却是格格不入。是了,他想。毕竟是隔岸观火,那头的繁华与此无关。人终究只是隔岸观火的生物,谁又能知道谁心里的断壁残垣。

 

——谁能又知道谁心里的断壁残垣。

 

他又看向鬼灯,小小的孩子被他牵着手,手背冰凉,和他触碰的手心却是滚烫的。夜色的迷乱卸下了人们脸上的伪装,显出一天过后最真实的疲倦和麻木,亦是欲望和索求。可是身边这人只是安安静静的跟着他,脸上无喜无悲。

 

 

 

说来心里翻天覆地,其实他们也就走了一小段路而已,就这一小段路还被修挖管道搞得坑坑洼洼的,走来颇叫人回忆红军的爬雪山过草地。终于走完时,白泽回头看那段路的艰险程度恨不能来一句“盖余之勤且艰若此”,一边又心累的感慨就吃个饭至于吗,终于到了一家面馆前,白泽点了一碗牛肉盖浇的拉面,给鬼灯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安置下来。扔下一句“我去买点东西,在这儿等我”就走。

   于是鬼灯安安静静的吃完面,安安静静的等到暮色四合……

   才怪。

 

   事后白泽深刻反省并做出了血泪的自我检讨——安安静静这个词怎么会和这鬼畜苗子放在一起的啊!?啊?

  反正当时智商下限的智慧之神义无反顾的踏上了作死之旅,其实一直到他去药店买完纱布还是正常的,只是根据鬼灯调查员对本案事发现场的回忆,他是亲眼看着白泽拎着个无纺布袋子拐进那家queen night的。

 

  其实事情倒也不能全怪白泽,毕竟他真的只是路过那家queen night,要怪就只能怪他天生丽质难自弃,条纹衬衫牛仔裤这么普通的一身穿的雪肤花貌参差是,走在路上听取哇声一片,分分钟想让人报警说这里有个好帅的装逼犯。再加上那家queen night酒吧里有个他的老情人对他敲了敲玻璃窗,他也就自然而然的进去叙叙旧。

 

   不过当鬼灯吃完,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过来时,他已经变成盘丝洞里的唐僧了。一群妹子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凑过来,个个短裙比大腿短头发比腰长腰比杨柳细屁股比胸圆,高跟鞋更是恨不能登到天上去,搁在平日白泽自然求之不得,但眼下还有个鬼灯叫他惦记着呢。于是推杯拒盏,却搞得像欲拒还迎。本来酒吧的灯光就把每个人照成一脸空虚寂寞冷,bgm都是sex&city,他这么一搞更像是长夜何苦短不如约炮去,女施主们一个个变成女妖精,莺莺燕燕恨不能醉卧君怀。乍看和谐不已,实则彼此暗暗较劲,你瞪我一眼我挤你一下,有反应快一点的妹子眼看对手众多,恨不能一起轮嫖了白泽。鬼灯过来时正好是瓜分现场,站在酒吧玻璃窗外看着他眉眼迷离的端着一杯长岛冰茶,心下冷笑感情不是养了个爱花钱的女朋友,这根本是养了一群的节奏啊。

  人群是个怪物*1。那个在诸多女子包围下的白泽显得太过陌生,又或者是灯光作祟,此时他们其实不过数步之遥,却如遥亘千里。这种距离陌生的让他有些害怕,像是心下烧灼般焦躁的害怕,害怕中又有着不知名的愤怒。

 

  鬼灯是行动派。一直都是。他当下推开门就朝那人走去,白泽的视线对上他时复杂的像他手中那杯花花绿绿的鸡尾酒,但脸上的惊恐是明白无疑的。妹子们刚刚还在争奇斗艳的邀宠,现在一看这小正太的脸再看看白泽,亲子鉴定都不用,光看这同样排山倒海的颜值就能推出二位的关系,这一出怕是儿子目睹父亲出轨,待会儿怕不是正宫娘娘就要杀上门来,顿时索然无味的散去,全然没意识到正主其实已经在眼前了。

  鬼灯黑着一张脸审视白泽,后者自知理亏,低着头跟着他往外走。只是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再怎么低头视线也躲不到哪儿去,鬼灯的视线一阵一阵扎的他发冷发麻,于是干脆学文艺青年仰望星空 ……这次躲是躲开了,他本人也毫不意外的撞上了电线杆……

 

   “喂喂喂!”丢脸丢大发了的神兽大人气急败坏的扶着头“你个小鬼就不提醒我的吗?”

 

 “明明是好心不打扰您和天空深情对望。”

鬼灯终于开口了,虽然脸色还是黑的跟今天无星无月的夜空一样。

不过当两人终于毫不意外毫无形象的继续吵下去时,他的脸色其实是终于缓和下来了。

 

而白泽其实也是注意到了的。

 *1

人群是个怪物,当你熟悉的人身处人群中的时候,他就不再是平常与你坐在厨房里聊天的那个人了。

——阿列克谢耶维奇二手时间

 



Chapter6 伤痕

 

“那可真是要紧啊,所以您到底去买的是什么”

“纱布,我怕家里的不够。”

快到家的时候他们不知为何就吵到了这里,白泽的这个回答竟是一下子让鬼灯安静了下来。谈话戛然而止,夜色趁虚而入,无孔不入的寂静压迫耳膜。安静,真的是太安静了,安静到血液加速时间停止,静到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最终还是鬼灯先开的口。

 

 “您是怎么发现的。”

“我是医生。”

 

然后又是一路无话。白泽看着身边的鬼灯,不由得又想起来,那时他就发现了,自他几个小时前救回鬼灯时就发现了。

——在这具少年人的清瘦身体上,布满了来自欺凌的伤痕。

 



Chapter7 白夜

人的记忆是有维度的,比如情感倾注多的事件记得就会特别深,重复的或是无意义的事物一般就会忘掉,以及为了自我保护,大脑有时会刻意淡忘有关痛苦的回忆。

 

  对于鬼灯而言,生活一直是苦难和重复交错的协奏曲,所以他的记忆也模糊成灰蒙蒙的一片,和他同样灰蒙蒙的生活交互成一片。

 

  ——直到遇见白泽。其实这个遇见的时间短的可以忽略不计,来个史学家“以历史的眼光看”几乎可以说他们根本没遇见过,初见不过几秒,救下自己到现在也就几个小时。他来了一下子,可就这么改变了自己的一辈子*2。遇见他之前像是黑夜偷走了白天,日日夜夜过得比死人的心电图还无波无澜。可是偏偏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里的癌症,而那些与你有关的,就是与你有关的,逃也逃不掉的。*3

  仅仅就这么几个小时,他的世界就开始波澜壮阔万物生长,就像上帝说要有光,然后就有了光。再回顾过去时宛如回顾自己的上辈子,鬼灯其实几乎已经忘了自己今天回来之前就是“带着一身伤”的。

 

  刚刚意识到白泽去买纱布肯定是为了自己,一开始还满是被发现般的羞怒。但这段路足够长,走着走着也足够鬼灯想明白,白泽没有任何怜悯或是嘲笑,他只是发现了,然后淡淡的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

   于是他也意识到,这个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像是一束光。凭借着这份光,他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无畏前行。

 

  像是自己的白夜一般*4

 

 

 *2

假如有一天我终于能把你忘记,也许生活就会比较容易,这可不是随便传说的故事,也不是明天就要上演的戏剧,你来了一下子,却改变了我一辈子。——《我曾爱过你,想起就心酸


*3

那些与你毫无关系的人,就是毫无关系的。从第一天开始,其实你就知道。就算笑得甜甜蜜蜜,就算你努力经营这段关系。而那些与你有关的,就是与你有关的,逃也逃不掉的,就算你们只见过三次,三年才搭理一次,就算是你们隔着十万八千里。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里的癌症,而有些人只是一个喷嚏而已。

——刘瑜送你一颗子弹

*4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东野圭吾白夜行



Chapter8 彼世

  鬼灯身上的伤看着也是吓人,但对于白泽而言还都是好恢复的。上药包扎,少年一直都紧紧的抿着好看的m型唇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完药之后,白泽到也没说什么,甚至没有问他为什么。只是给他比划了一个砍肘的姿势:“来,教你一下怎么打人。”

 

 小鬼灯显然是很感兴趣的挑了一下眉毛,跟着白泽学着手刀砍肘的各种姿势。白泽很是专业的在他后颈某处做了一个下砍的姿势:“这里,往这儿一砍,力道大概是这样,可以让人晕过去,你试着自己摸一下,对,就是这里。”

 

  几秒后白泽就挨了一记。

 

“……你个LV1的小鬼就不要试图在我这样LV70*5的身上试了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又是一片混乱的教学现场。在鬼灯学会之后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天阶夜色凉如水,夜风也穿墙入户的过来捣乱,鬼灯轻轻咳嗽了几声,抬头却发现白泽正看着他。然后叹了口气。

  “你还有点肺炎的啦……唉,去我卧室里把第一层柜子上的蓝色药盒拿过来。”

 

小鬼灯转身,哒哒哒的就往房间里跑。白泽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又想起他的眼睛。这么小的孩子,黑色的深不见底的眼睛像是一口能吞噬他的深井*6。又像奥伊米亚康的泉水,明明是不冻泉,可是那么冷,使看的人心里开始结冰。

 

  那双眼睛,是现在的鬼灯和原先的地狱第一辅佐官最像的地方。

白泽又想起那双眼睛那一次在酒色下迷乱的模样,那双眼睛里盛装的烟火,还有那双眼睛里那一天的自己。

 

  也就是在那一天,自己犯下了最为轻易,最为愚蠢,也最为不可原谅的错误。

 

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呢。

 

 

*5见第二季座敷童子那一集

*6

有的人的眼睛像橘子一样冷酷无情,有的人的眼神像一口可以吞噬你的深井。——爱默生




Chapter9 色恋

 

白泽觉得自己现在需要跳个楼冷静一下。

小小的鬼灯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递给他一盒蓝色的……冈本。

 

 冈本。

……冈本。

……蓝色的……还特么是超薄的……

 

你眼里的药盒就长这样吗?!

 

白泽脑内弹幕加载过多,CPU过热,他觉得自己还是死机冷静一下吧。可鬼灯还站在那儿,脸上只差写着“真不爽啊你怎么还不接过去死猪”

 

等一下我是怎么看到这家伙的脑内弹幕的?

 

不不不再等一下谁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白泽心里的一窝土拨鼠倾巢而出(怕不就是yosan大大手书里那一窝,给大大疯狂打call)

 

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一点,冷静,冷静…………

 

冷静个ball啊!我又不可能比这个家伙还冷彻!

 

总之他还是哆哆嗦嗦的开口:“那个……你拿错了”

 

小鬼灯脸一红,但显然他只以为自己是单纯的拿错了……不嫌事大的白泽又坚强的问了一句。

“呃呃呃……你知道自己拿了啥吗?”

 

鬼灯于是字正腔圆的开始对着包装念:“冈本,【产地】冈本株式会社泰国分公司,【特点】润滑剂含薄荷味凉感,给爱侣双…………”

 

 

“停停停停停停!!!!!”

 

饶是多年老司机白泽,猝不及防就上车还是太刺激了点。还居然是辆无证童车,司机还一脸浑然不知情。耍流氓不成还被反调戏,白泽老脸一红,但还是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装傻,狠狠心坚定地问出了那个关键问题。

 

“你知道这是干啥用的吗?”

“这是干啥用的?”

……

 

 

白泽心里的土拨鼠们一脸懵逼,最后决定来个懵逼大合唱,就唱天国与地狱。一时白泽心里各种高低音尖叫不断,不知为何还混进了几声金鱼草叫。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金鱼草叫的是“啊啊啊他好可爱!”,而土拨鼠叫的是“哈哈哈哈辅佐官大人你也有今天这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于是结果就是鬼灯惊恐的看着白泽红着脸笑的宛如智障。

 

这人是……突发性神经病?

 

就在鬼灯思考突发性神经病能不能叫救护车时,白泽已经从沙发上笑到了地上,看起来基本上是要笑断气的模样(就跟我看到原始森林大大更新时差不多激动)好不容易缓一缓,揉着肚子爬起来“呼……咳咳,小鬼你对色恋之事一无所知啊”

  “色恋之事?”

鬼灯嘴角难看的抽搐了几下。“就是指您那样招惹女性,对吧。”

 

白泽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说不上来是也说不上来不是。想科普一下吧,又觉得像给女同学开黄腔的男子高中生……停停停这是什么鬼比喻。还不如给他台电脑给他自己去查……不对不对,要是他查到了Kink或是gay吧怎么办?不能伤害这孩子(本来就不怎么)纯洁的心灵……

 

 

这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高一狗茶凉对这个缓慢的进度有些绝望


大家说白泽大人要怎么办呢,小孩子不能下手哦


评论(13)
热度(50)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