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白泽出嫁

原文范进中举。疯的不是白泽,是我。

  (地狱第一辅佐官招亲)到出榜那日,家里没有来消息,桃太郎吩咐白泽道:"这里还有几只跑得快的兔子,你快拿到集上去叫它们打听消息,把招亲榜的最新消息带回来,我已是等的急了。"白泽慌忙抱了兔,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小判猫闯将来。一片声叫道:"快请白泽大人出来,恭喜高中了!"桃太郎不知是甚事,吓得躲在屋里;听见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请坐,白泽大人方才出去了。"那些报录人道:"原来是桃太郎。"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许多鬼来,一子、二子到了,挤了一屋的妖精,茅草棚地下都坐满了。阎魔大王都来了,挤着看,桃太郎没奈何,只得央及一个阿香去寻白泽。


  阿香赶紧飞奔到集上,一地里寻不见;直寻到集东头,见白泽抱着兔子,手里拿个望远镜,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寻人问消息。阿香道:"白泽大人,快些回去!你恭喜中了鬼灯大人的招亲,报喜人挤了一屋里。"白泽道是哄他,只装不听见,低着头往前走。阿香见他不理,走上来,就要拉他走。白泽道:"你拉我怎的?你又开我玩笑。"阿香道:"你中了,叫你去极乐满月去发喜糖哩。"白泽道:"阿香,你晓得哪个恶鬼今日娶亲,我要去打听消息好砸他场子,为甚么拿这话来混我?我又不同你顽,你自回去罢,莫误了我给那个恶鬼找麻烦。"阿香见他不信,劈手把望远镜夺下,掼在地下,一把拉了回来。小判见了道"好了,新娘子回来了。"正要拥着他说话,白泽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府白泽大人选为日本第一辅佐官夫人。日本地府鬼灯宣。"


  白泽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启蒙,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着,往后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桃太郎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小判和阿香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集上去了。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新娘子欢喜疯了。"桃太郎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嫁了一个甚么鬼灯,就得了这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兔子实习生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芥子小姐劝道:"桃太郎不要心慌。我们而今且派糖瓜茄子跟定了白泽大人。这里众人家里拿些喜糖喜酒,且管待了报子上的记者们,再为商酌。"


  当下兔子们有拿喜糖来的,有拿喜酒来的,也有背了戒指来的,也有带着嫁衣来的。桃太郎又搬些桌凳,请众人坐着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何是好。有一个小野篁道:"在下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何主意?"小野篁道:"白泽大人平日可有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的,你并不曾中。'他这一吓,把痰吐了出来,就明白了。"众鬼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白泽大人怕的,莫过于地府的鬼灯大人。好了!快寻鬼灯大人来。他想还不知道,在家里备彩礼呢。"又一个人道;"在家里备彩礼呢,他倒好知道了;他从五更鼓就往桃源乡准备挖坑,还不曾回来。快些迎着去寻他。"


  一个人飞奔去迎,走到半路,遇着鬼灯来,后面跟着一个阎魔大王,提着七八斤彩礼,四五千红装,正来迎亲。进门见了桃太郎,桃太郎大哭着告诉了一番。鬼灯诧异道:"难道这等不相信?"外边人一片声请鬼灯说话。鬼灯把彩礼交与桃太郎,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鬼灯作难道:"虽然是头白猪,如今却做了我贱内,就是我的人了。我的媳妇是打不得的!我听得妻管严们说:打了老婆,老婆便要生气,一个礼拜不能碰。我却是不想做这样的事!"鬼内一个尖酸的说道:"罢么!鬼灯大人,你以往日日家暴,op里打,oad里也打,弹幕里也不知叫同人的大大上记了你几千次追妻be;就是添上这一礼拜,也打甚么要紧?或者你治好了老婆的病,大大们吃到了糖,还能给你产几篇鬼白肉文,也不可知。"小野篁道:"不要只管讲笑话。鬼灯大人,这个事须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变。"鬼灯被众人局不过,只得将平日“和善的眼神”拿出来,晃一晃那狼牙棒,走上集去。桃太郎赶出来叫道:"亲家,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众人道:"这自然,何消吩咐。"说着,一直去了。


  来到集上,只见白泽正在一个庙门口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鬼灯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白猪!你中了甚么?"一个嘴巴打将去。众人和邻居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鬼灯虽然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不忍的,那手早收起来,不敢打到第二下。白泽因这一下,却也打晕了,昏倒在地。众人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众人扶起,借庙门口一个野干的板凳上坐着。鬼灯站在一边,心下不禁也有些感慨。一会儿白泽就被众人收拾齐整,嫁衣拿过来时还不知所措。直到是猝不及防的被落下一个吻才反应过来。


“继续吗?”

“……你会吗?”


………可想而知………


评论(34)
热度(238)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