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鬼白混剪十题

因为高一的假快完了,回去前拼死浪一浪。搞个大新闻真难
【新闻版】
.地狱法制日报《抢劫不成反被*?抢劫犯竟成压寨夫人》
   今年3月14日,一位岁数不明的男性药剂师白某,因工作需求和供货压力,闯入一家金鱼草个体种植户家中实施对金鱼草药材的打劫,不料却被该位种植户鬼某制服。令人惊讶的是,随后两天里,两人关系竟完成突飞猛进的变化,日前,鬼某取消了对白某的控诉,并对本报记者展示了他们旅行结婚的部分计划,定在天国著名旅游风景区桃源县--极乐满月大酒店。


 来看看老中医实际上经历了什么……来个大大把这一段写出来?

近日,俄罗斯一名男子维克多也够倒霉的,持枪闯入当地一家发廊实施打劫,却被外表娇柔的女子制服。原来女子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空手道“黄带”高手,还没等维克多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制服在地。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女子绑了起来并塞住了他嘴,然而被拖到一个地下储藏室中,他还以为女子准备将他带到警察局,但是他完全错了。因为女子竟然开始脱他的衣服,还灌她喝下伟哥疯狂蹂躏他,让他后悔至极。


.天国时报《愚人节鬼灯大人竟与白泽大人互相告白?场面惊人!》
   今年愚人节大会上,来自地狱的鬼灯先生因琐事与白泽大人发生争吵,以200码语速接完五轮外号接龙后,两人为表示对彼此的厌恶争相大喊求爱之语,场面一度失控,以石长姬为首的鬼灯派狂热女性数度昏迷,尖叫一片。此外交事件此后竟发生转折——一夜时间,鬼灯派和白泽派女性尽数分化成鬼白派和白鬼派。更有人称,两位大人暗地里在就鬼白派和白鬼派的人数做着不可告人的赌约。


三.现世快报《汉化组帮作者补完漫画,这个汉化组超神了!》
  由人气漫画家白泽主笔的热门连载漫画,近日即将完结。而在完结前白泽先生不知为何因身体原因无法下床工作,汉化组组长鬼灯竟提议“再让这个家伙偷懒一会儿也没事”,率领字幕组补完漫画!现在的汉化组都这么厉害吗?

 

Ps,鬼灯这么做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是他害的白泽下不了床的……(笑容开始变态



 

名著版

四.《故乡》

这时候,鬼灯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
  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不知几岁的
  少年,颈带勾玉,手捏一支狼牙棒,向一匹白猪尽力的砸去,那白猪却将身一扭,反从
  他的胯下逃走了。

他于是恍然般的看向面前白衣的男子,不由的叫到。

“啊也!你……便是那闰土……”

“……不,我是那白猪。”

 

加一个混更,点这里范进中举版白泽出嫁


五. 《红楼梦》鬼灯初进桃源乡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兔子们笑道:“白泽来了!”鬼灯心中正疑惑着:“这个白泽,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白猪也罢了。心中想着,忽见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美人:头上戴着女式束发巾,额上隐露赤红妖印如花细;穿一件中式药师开襟白大褂,盘着石青起花盘龙葡萄扣,登着月白青缎小朝靴。面若极乐满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再看他耳上又有一根红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的坠子。鬼灯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桃太郎因笑道:“外客未见,就放了药杵,还不去见你对象!”白泽早已看见多了一个人来,便料定是阿香介绍来的对象了,忙来作揖,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挑不蹙非挂杨叶眉,一双无喜无悲无情目。态生不显两靥,雄健八尺之躯。若金鱼草干行动若疯金鱼草。身较阎魔小一轮,强如撒旦胜三分。

白泽看罢,因笑道:“这个辅佐官我曾见过的。”桃太郎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白泽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当然是见过的……最早是在小鬼灯去看花耶姬时,白泽带他去的,但后来两人都忘了……

 

 六,莎士比亚 as you like it

(接上面《红楼梦》版两人互相觉得熟悉,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鬼(放下笔做沉思状,左侧小盼猫上):三途川的记者,你听说过白泽的名字罢?

小盼猫;地狱最大的主宰!求你饶恕。我无法为曾有过的事件辩白。但我承认我宁可闭起我的嘴,也不愿冒着受罚的危险说与事实不符的话。

鬼;小盼先生,你所隐藏的,和你所供认的,我皆是清楚这都为事情的本样。只是时间又蒙起他那狡诈的面纱,又叫那事实藏在无光的眼下。而我却绝不向他屈从,定是热烈的要找出那荒诞的真相!这即是我们两心之间最大的冲突。算了罢,放出一些男子气概来,你是清楚这事实的!

小盼;我该怎么办呢?我不能给你应有的回答。我承认我的隐瞒是可耻的,可我也不会想到你竟是忘却了那时的情形!

(鬼灯不悦,离席,阿香相遇。)

阿香;先生,我认得你,并且因为我深知你。我有一桩紧要的秘密要告知你。

鬼灯;好,愿你的秘密正是我的需要。

阿香;你想来是奇怪那白泽为何如此眼熟——上帝有时会叫大风吹得亲兄弟离散,叫那命运女神转动她的轮子,把眷属分离——可如今不是这样的事情!那白泽可不正是曾与你合作出过本子的画手么?大人,不要怀疑,你可去把小盼的电脑拿来,翻出他的www.huaqianlao.lofter.com,www.jinjiang.com。

鬼灯;啊!阿香呀!我的心竟变成了石头,昏聩竟使我的眼睛失明。他便是那个乐乎和晋江上的“极乐满月”大大!真叫我又惊又喜。啊我心头的喜悦呦!如期每次风浪后都有这样的宁静,风就刮罢,把死人吹醒!现在我知道是真的了。小盼瞒着的,是因为他曾和我掐过cp的旧事罢!

阿香;当然不是。小盼是白鬼派,而你却写的是鬼白的脚本。这不假。可是那次你和极乐满月画手大大合作,出的那本《与时同长》的r 18鬼白本,可不是你写的脚本,桃太郎做的审阅,白泽画的图——可那修图的便是那小判!

鬼灯;便是那家伙搞的鬼!我已是知晓了。可那画手原来便是白泽——

(小判跑过,白泽上)

白泽;但愿那混账鬼灯有千只耳朵,两只可听不完我的怨言。我竭力暗示,他却无动于衷,我挑明身份,他竟置之不理。

鬼灯;让那作梗的人离去吧!白泽。我亦知晓了一切。纵然那小判阻挠了我知晓你的身份。

白泽;我为你守夜,而你在别处清醒,远远背着我,和别人却太靠近。

For thee watch I, whilst thou dost wake elsewhere,From me far off, with others all too near.
 

鬼灯; 你是否要我辗转反侧不成寐,用你的影子来玩弄我的视野?你有足够的权利把我放弃,而我没有叫你垂爱的证据。可你将住在恋人眼里,活于我不朽的诗行。像这样,我曾占有你。在梦里称王,醒后只是一场空。

白泽;太阳每日出落,新旧交替,我的爱也总是亘古不变。

Dost thou desire my slumbers should be broken,While shadows like to thee do mock

my sight?You live in this, and dwell in lover's eyes.

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61,49,55,53首

然后?就HE了啊

只想看他们飚情诗,差点没写死。顺便你们发现里面有真个超链接了吗?

 

 

七《西游记》白泽夜窃金鱼草

桃太郎道:“你进来,如今我们来了这阎魔厅。这厅里有一件宝贝,你可晓得?”

白泽道:“什么宝贝?”

桃太郎笑道:“哥啊,金鱼草你曾见么?”

白泽惊道:“这个真不曾见。但只常闻得人说,金鱼草乃是第一辅佐官私人种植的仙宝,人吃了极能壮阳。如今那里有得?”

桃太郎道:“这隔壁房后便是一片金鱼草田,听得那草还在呱呱叫哩。我想你和那鬼灯有些交情,去他那园子里偷几个来尝尝,如何?”

白泽道:“这个容易,手到擒来。”急抽身,往前就走,白泽一把扯住道:“哥啊,我听得他在这房里说,鬼灯要去当什么金鱼草大赛评委,一去数日,便是将金鱼草田交给了唐瓜,茄子二童子。须是干得停当,不可走露风声。”白泽道:“我晓得,我晓得。”

…………

(根据孙猴子打倒人参果树的走向,白泽被发现后,瞒着众人一怒之下烧了田)

…………

(唐瓜,茄子)他两个倒在尘埃,语言颠倒,只叫:“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阎魔厅里的宝贝,断绝我鬼族的苗裔!鬼灯大人来家,我两个怎的回话?”

唐瓜道:“师兄莫嚷,我们且整了衣冠,莫要惊张了这几个天国来客。这个没有别人,定是那个雪肤花貌的白泽,他要制药壮阳,坏了我们的宝贝。若是与他分说,你想我们两个,怎么敌得过他天朝神兽?你看这白泽颇有几分姿色,且不如去哄他一哄,只说我们错了,转与他陪个不是。待他情绪缓和下来,便买通桃太郎给他介绍鬼灯大人,等他吃饭时,再贴他些儿小菜,里头下些迷药春药。等鬼灯大人回来,你却站在门左,我却站在门右,扑的把门关倒,把锁锁住,将这几层门都锁了,不要放他。他颜色好看,又是鬼灯大人的故人,若是此时成了,鬼灯大人解了相思之苦,庶几可以免我等之罪。”

茄子闻言道:“有理,有理!”


这个计划,可以说

干得漂亮。



说好的十题……来不及赶了(我还要补作业卧槽),但下一期混剪,受害者名单包括莎士比亚式魔性串烧,中西合璧翻译腔……就说你们想不想看




评论(6)
热度(119)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