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鬼白鬼】赌约(短打段子)

By茶凉

 

事情是从一次漫长的熬药开始的。

第一辅佐官和他的死对头坐在桌边,难得安静的看着药在锅里咕咕的翻腾。

“还有多久?”

“三小时”

“桃太郎呢?”

“采药”

“兔子呢?”

“在吃午餐”

——————多么的,无聊。

正是如此的无聊,让鬼灯做出了一个错误地决定。

他转向他的死对头“你手里那本书,借我看一会儿。”

“这你可看不了”

“我又不是不懂汉文”

白泽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乐子,诡笑着跳下了凳子,把粉色的封面在他面前一晃。

——《恋爱大宝典》

 

鬼灯脸色一黑,同样无聊的白泽顿时抓住机会穷追猛打,哈哈哈哈鬼畜第一辅佐官连恋爱都没谈过吧真是白瞎了那么多鬼灯派女性要不我教一下你吧你看这书里还有用十七种语言说我爱你的方式……

 

“不是号称通晓世间万物吗?还要跟着书学表白?”

“我当然知道该怎么说!”白泽果然炸毛。“倒是你,连用一种语言表白都说不出吧?!”

“怎么不能?”

“我才不会输给恶鬼的!”

“赌就赌,先停下的输!”

 

 

两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对方,远远一看宛如什么深情对视,还是白泽先挑衅的开口

“i love you!”

“Ég elska þig!”

“Ich liebe dich.!”

“사랑합니다!”

“EU te amo!”

“ te quiero!”

“Σε αγαπώ!”

“Ti amo!”

“Ik hou van jou!”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爱你

 

他成功了。突然听到自己母语的白泽清清楚楚的楞了一下,惊讶,失神,迷惑,更多他看不懂的情愫滚动过去,他正准备宣告自己的胜利,但白泽失着神喃喃道

 

する

 

 

他一愣,顿时忘掉了自己刚刚想说什么。还是大意了,他想,他还是太小看了母语的威力,那是一种太过熟悉亲近的秘密,能把真话说的和谎言一样动听。

 

他后知后觉的想到之前他和对方都下意识的避开了母语,因为那太过真实,不适合这场荒诞的虚假的赌约,所以他们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这种真实。

 

那他为什么说出来了呢?他在那一瞬间忘掉了什么,比如这只是场荒诞的虚假的赌约——算了。他自我安慰的想,反正这么一来他们都算输了,两败俱伤也没资格嘲笑谁,而且这场不知从何而起的赌约也连赌注都没一个。

 

 

他想他真是疯了,他就不应该开始这个必输无疑的赌约,白泽也是,他们两个人应该都疯了。

毕竟,爱情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能用来打赌呢?

 

 

那么这就结束了?他看着白泽,白泽看着他。视线交织,沉默在生长,同时生长的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する”鬼灯这么说道

————“我爱你”白泽这么说道

 

 

 

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

真理重复一千次也还是真理。

必输无疑。

 

 

Fin

上学期的故事了,短打。

其实桃太郎和兔子们已经在门口了不敢进来。


  ps  最近出了鬼白本,有兴趣的点进来看一下呀

评论(1)
热度(167)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