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轰出胜】完美情人(哨向/星际)

 突然地智障开坑。脑内无文下笔随缘。

沙雕风格。occ
 每个人都在撒谎,可谁也没欺骗谁 


1.考试这玩意儿不就是扯淡嘛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要郁闷死了

 真的,郁闷死了。 

他好不容易踩着及格线考上的这所雄英大学,刚一进校就摩拳擦掌的准备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拼死拼活把名次从倒200追上正200,信心十足的准备在期末考前追上正100. 然后他期中一考完就病了。

 还tm的是精神热流感。

 精神热流感在向导系号称会传染的特大号姨妈。就是说它感染快,时间长,虽然一般没啥后遗症但感染期难受的一匹,偏偏又只能等这段时间自己过去,绿谷觉得自己就像玩一二三木头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大半个学期流过去而自己还是条咸鱼。

更可怕的是,当绿谷好不容易带着还没拔下来的移动注射管,从隔离区以猛虎下山之势重回学校准备肝课业时,武松出现了。

 ——我是说,PU提前面试开始了。 

PU是世界机甲联盟军中负责哨兵向导的专区机构,绿谷心中的圣地。一般都是在第二或是第三学期才来面试,面试名额要在前一百名,奈何绿谷·幸运E·出久撞上的实在不知道是什么运气,平生人品全花在入学考,期末直接黑成非酋。看着掉了一百的排名,绿谷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哭成移动喷泉,丽日打着伞坐过来安慰他。

 “没事的,假期补一下就行啦,PU下下个学期还有招考,绿谷的话一定可以的啦。”

 “可是小胜!”绿谷泣不成声“小胜已经通过了这次面试啊!他假期就可以直接去PU实习了!合格了就可以直接转到PU分校了!” 


丽日顿时无语,她也知道绿谷对那个脾气奇差的年纪第一执念极深,只好又说了几句绿谷慢慢来,一定可以赶上的这样的话,就这么几大碗勾兑了鸡精做成的劣质鸡汤,好不容易灌的绿谷平静一点,才成功把绿谷拉出校区


 一出校门,两人就傻了,熙熙攘攘的各色私人机甲和飞艇把校门塞得像个博览会,那场景要说是哪个天王巨星来他们校门口开演唱会了也不为过。 

“这是……PU的标志啊”丽日指着几辆机甲说 

“绿谷同学!丽日同学!”饭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张象征安心与信赖的脸随即出现在眼前。“你们也来了啊,这些是PU分校的学生,他们是来雄英参加训练的,三天后还有对抗赛呢!” 

“什么对抗赛啊那根本是单方面的虐杀好吗……”丽日小声吐槽“我们这边也就那几个怪物能跟他们对一对了” 

“就像小胜……”绿谷应和着。 


“饭田!绿谷同学!丽日同学!” 

三人回身,看见大半个班都在这儿,三奈和响香拉着八百万向丽日招手“我们也去吧!小丽日!” 

“什么也去?”丽日看向同样不解的绿谷。

葡萄上蹿下跳的叫起来“就是去玩啊!期末考结束了当然要去狂欢!而且今天PU的学生都来了,学校附近的小酒馆啊书店啊小吃摊啊到处都是他们呢!有好几个美女来着!”

 “还有个大帅哥!好像是哨兵呢!”女生们难得没有吐槽他。

 “嗯……那我们走?”绿谷看向丽日,后者早就激动不已,连饭田都有些兴奋起来。


2.金风玉露一相逢,谁他管人间无数 


所以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乖宝宝绿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角舔果汁,看同学们在这个群魔乱舞的酒吧到处乱窜。

这个酒吧算是附近最大也是最不正经的,骚粉的灯光打出一个很适合扫黄打非的气氛,吧台上的酒名一个个都是什么空虚寂寞冷不如处cp的调调,音乐节奏快得能把人腰扭断掉,他隔着十几米都能闻到对面舞池高级香水和费洛蒙的气息。本校的和PU一张张面孔在他眼前晃得目不暇接,为了消遣他干脆看起了葡萄勾搭美女,这是第3个了好像是外校的是个长发的我猜她会在一分钟后给葡萄一耳光…

 在美女给葡萄一耳光之前,一声巨响的口哨先吸引了他的注意。


 口哨,从舞池边的吧台响起,随后是音乐骤停,几束高亮的白色聚光唯恐天下不乱的打过去。



在一片安静的瞩目中,一个双色头发的男生站了起来。 


“那么这局是我输了”他轻轻的对身边的人群说。


 绿谷的第一反应——跟周围所有人一样——这人真好看。


他的头发红白双色,有一种朋克的美感,下面顶着一张淡漠的高级脸,两颗异色瞳像明亮的宝石。脸上有一片伤疤的痕迹,但看起来并不有碍观瞻,反而有种故意为之的化妆的感觉。PU简简单单的白校服被他穿得像高定,高光下的身姿笔直,绿谷感觉自己提前看到了下一期时尚芭莎的封面。 

他坐在吧台周围,身边是一群PU学生,看起来他们是在玩什么游戏——绿谷这么想着,果然看到他身边一个男生站起来抓起话筒兴奋的叫道“轰焦冻输啦!”

 尖叫口哨和起哄响起来,气氛重新变得喧杂,PU的学生们甚至打起了拍子。男生补了一句“还有雄英的!有没有兴趣喝我们轰大校草的一杯酒啊!” 

绿谷这才明白过来,这个叫轰焦冻的男生的惩罚是请一个人喝酒。

雄英的女生们顿时骚动起来,轰焦冻已经走进吧台,抄起一瓶皇家礼炮开始调酒,动作流畅熟练,人们纷纷向他挤过去,绿谷虽然也很好奇,但面前的人们都已经站到了桌子凳子上,他看不清也挤不进去,干脆放弃了,继续舔果汁。

 葡萄反其道而行之,从里面挤出来跑到他身边抱怨:“还是小绿谷淡定” 

绿谷;“哦” 


葡萄;“你看那个可恶的家伙!女生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长得帅了不起啊!” 


绿谷;“是挺了不起的。” 


葡萄;“……”


 葡萄没有得到安慰,闷闷的也开始喝起了果汁,他们听着人墙里不时传来惊叫和赞美,绿谷突然问道;“说起来,丽日同学呢?” 

“大概也被挤在里面吧。”

 “那只好等人散开再叫她了”绿谷正这么说,人墙突然就散开了。


轰焦冻举着一支颜色漂亮的长口酒杯如摩西分海般从吧台后走出来,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左右的人群和红着脸的姑娘们。绿谷无心管嫉妒到质壁分离的葡萄,叫道“丽日同学!你在哪儿!”

 “绿谷同学!”丽日看到了他并努力挤开人群。

但就在这时……

人群的焦点也回了头。 


轰焦冻看向丽日的方向,然后慢慢走过去。


丽日停下脚步,人群为他分开道路,周围的议论声大了起来,窃窃私语在发酵。

丽日顶着周围惊讶,嫉妒,羡慕,不解的神色,看着这个走过来的帅哥。他开口,并没有把酒杯递给她。


 “你刚刚说绿谷同学”,轰看着她  “是……绿谷出久吗?”



tbc



众人;“…………”
丽日;“…………亏我还脸红了一下结果你不是来请我的?”


下篇          二        三                五

评论(4)
热度(235)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