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轰出胜】完美情人 二 (哨向/星际)


上篇点这里  http://huaqianlao.lofter.com/post/1dd3eb7b_eeb786df

3.活着已经很艰难有些事不要再拆穿

 

古云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 他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绿谷出久想了一下,自己已经集齐了期末逢暴病,(别人)金榜题名时,考后落榜夜,现在他乡遇故知,根据自己万抽必r的运气,这人怕不是要是个债主。

 

但绿谷自觉自己和PU毫无交集,这种等级的帅哥想必也没和自己有什么冲突,怎么人家看起来对他这么执念的样子呢?难道自己跟他抢了限量版allmight周边?还是自己跟他的某个故人同名同姓了那么一小下?

轰焦冻越走越近,看着他的目光专注又认真,周围的目光已经抑制不住对他的好奇。

“诶这个是谁?”

“不认识,好像是个向导……”

“哇,那岂不是?”

绿谷狂汗,看轰一幅认真的样子就发慌,距离只剩十米不到,已经看得清轰那张冰封一样的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怎么说呢宛如看到了失踪女友突然出现……天晓得这么淡定的一张脸怎么看得出这种表情啊!但他就是看出来了啊!那他待会儿怎么对着轰闪闪发亮的眼睛说不好意思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会被PU的各位当成渣男打死的吧!

 

欢愉恨夜短,脑补忘时长。轰焦冻还是在绿谷脑内弹幕刷到第一千条CPU濒临爆炸的节点走到了他面前。以一个很绅士的姿势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把那晃着艳丽酒液的长口杯和瞩目的焦点一起推到了他面前。

 

“绿谷同学……”

轰不错眼珠的盯着他,声音还是轻轻的,低沉悦耳如大提琴华丽的曲音。

“……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这是能不能的问题吗?绿谷绝望的想。

是你手都伸过来了我能当着这么多PU的人拒绝你吗?会死的好吗?

 

 

他有些僵硬的接过酒杯,漂亮的色泽在灯光下晃出万花筒的质感,迷醉的像一个梦。

他尝了一口,海盐,柠檬汁,马提尼的味道涌上喉头,意外的好喝。

 

 

他就这么小口小口喝着,人群看够了热闹已经开始散去,PU们以“肥水流了外人田”的眼光多看他几眼也聚回去了。偏偏轰还是极有耐性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虽然对方长得好看,但他还是被看的有些发毛,加紧喝完最后几口,杯子还没放下,轰就冷不丁来一句;“你高中时是不是去雷克基地参加过精神力的第二项测试?”

 

 

绿谷差点没呛死。

 

 

怎么没参加过?

 

 

他平生第一次在测试时拿E来着!

 

 

他一边把杯子还给轰焦冻一边把对轰的好感度清了零。

 

 

  1. 你不要爱上他

 

轰默默拿回杯子回到PU学生们的簇拥中,留绿谷心情复杂的回忆着自己高中时去雷克基地参加过精神力的第二项测试。

 

精神力的第二项测试是哨向匹配度。第一项则是和机甲的匹配度。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向导或哨兵精神力程度高,和人和机甲匹配起来都不困难,毕竟战场上需要的就是随时匹配的强大适应力。绿谷的机甲匹配率高达91%,按理说闭着眼睛都能过第二项,偏偏第二项低成20%,次品中的残次品,别说灯笼了,打着3000瓦聚光手电筒都找不到哨兵。重考了大半年才赶回及格线。

 

绿谷扭曲着脸回忆着在雷克基地不堪回首的惨痛岁月,那些在机房匹配到半夜的艰辛,在训练场锻炼到几度昏厥的过去…………

 

等等…………

 

机房?

 

绿谷忍不住看向轰,对方也感应到了,给了他一个“你想的都对”的眼神。

 

 

雷克基地的机房是公共的,每一批学员根据自己的编号在上课时做到固定位置,上午的a班1号用1号机,下午b班一号用1号机,平行交错互不干扰,每一个班用完后就会恢复原始数据。偏偏重考了大半年的绿谷发现了一个新玩法。

 

虽然每一次的操作数据都会重启,但连接域名是不会变的。

 

 

于是他在某一个耗到吐血的深夜,把连接域名改成“相泽老师这次布置的作业也太多了吧天啊”

 

 

结果下一次他再回来时,不知道是谁把域名改成“麦克老师的作业更多好吗”

 

绿谷好奇心大起,去查了查自己这台36号机的使用时段,发现除了自己还有3个班的同一学号学生在用,只是不知道是他们中的哪一个或是那几个发现了这个隐蔽的秘密。

 

于是连接域名就这么变成了通讯工具,绿谷和对面的不知道是哪个小树洞谈着学习,梦想,生活,对面也很耐心的倾听着,偶尔也会聊一聊自己的心情,并逐渐变得越来越话痨。好在连接域名长度几乎是无限的,有一次绿谷来上课时,一开域名,满屏的字吓得他差点以为中病毒了,后来一数,对方就芥麦面的口味给他唠了5000字。

 

当然对方也不仅是生活小树洞,也帮他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困扰了绿谷很久的匹配率,对方就他的信息和种种,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份资料,并分析说这是一种对哨兵的匹配障碍症,好比精神领域入口有块石头,一般哨兵无法进来,需要找一个能匹配上且精神力强大的哨兵把它炸开。

 

绿谷感激不尽,看来对方真的很博学的样子,然而这样的哨兵也不好找,所以最终他还是靠自己玩命补课勉强提升匹配率。最后及格离开雷克基地时,他给对方留下了一句

 

“我叫绿谷出久”

 

 

往事历历在目。绿谷有些难以置信的再看向轰,轰对他赞同的笑了笑,又转过头去。

 

PU的学生们正在讨论一种对向导的障碍症,与对哨兵匹配障碍不同,前者只能对特定向导发挥出最大能力,后者则对全体哨兵都难以接受。一个男生正情绪很好的对身边的女生说;“之前那个要转过来的学生,就是那个专业课第一的哨兵,就是匹配障碍呢!好像是因为精神领域溢出性太强,难以匹配向导。真浪费他97%的人机匹配率啊!”

 

“溢出性太强说明只要能匹配上向导,可以发挥很强的实力。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让他匹配一个比较被动属性的向导,甚至可以是哨兵匹配障碍的那种向导,可以较好地防护住彼此。”

 

 

在一旁的轰焦冻突然开口了

“这个哨兵叫什么名字?”

 

 

 

“爆豪胜己”

 

Tbc


评论(1)
热度(68)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