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轰出胜】完美情人(哨向/星际) 三

 重发,之前的忘了打tag,致歉。感谢小天使就不重复艾特了

全文目录     一           二        三            五

5.小扣柴扉久不开

 

学生眼里的夜店,放到真正老司机眼里也就是个笑话。年纪轻轻时觉得的刺激和色情,年纪大点才发现那真的只是单纯的没见识。比如a班这些孩子,平时好学生做惯,来着其实追求的还是道德上的禁忌和刺激,平时脆皮鸭文学看看觉得隔岸观火,现在酒过半巡,眼看真的有男男女女双双溜出去才慌得一批,即使污如葡萄,真刀真枪面前,该怂的还是得怂。

 

绿谷自觉事不关己,全程眼里只有自家桌前的那几杯果汁儿。只是轰之前递过来的高脚杯还在视线范围内,明晃晃刺咧咧的提醒着绿谷出久他刚刚被人撩了这个了不得的事实。一念及此,绿谷觉得连自己抿着的果汁都带了三分酒气,醺得他头晕脸热。

DJ又换了一首歌,节奏强的人脑仁发痛。红男绿女滚进灯光,他有些疲累的闭上眼睛。

 

——然后被手臂上不可忽视的触感惊醒。

 

一只白红混色的猫咪正挠着他的手臂,异色的眼睛明明白白的告诉绿谷这是谁的精神体。绿谷把不停往他身上蹭的猫猫圈进怀里,把它chocker折成心形的便条取下来展开,里面赫然是轰焦冻的个人号码。

 绿谷下意识的抬头去找轰焦冻,但人群中根本不见那个显眼的身影,倒是对上了一些女孩子意味复杂的目光。丽日大概是看到了小猫,兴致勃勃的过来,“哇,这不是那个轰的精神体吗?”

 

“应该是的吧。”绿谷低头看看那只跟主人有九分相似的的猫咪,后者也回以同样探究的目光。

 

“这就是吧。”丽日坐在他身边,试着伸手去摸它,“之前和pu的女生们聊的时候她们告诉我的,虽然轰焦冻看起来挺高冷的,但女生们意外的对他有兴趣呢,大概是因为脸的缘故吧,对她们因此对你也很有兴趣呢,一直在追问我你们什么关系。”

 

“……”绿谷不由得把手中被折成心形的便条捏的更紧了。

 

“我告诉她们你们是以前认识的同学。”丽日有些好笑的看着绿谷的反应。“轰焦冻之前就匆匆走了,女生们说他是应该有什么急事吧,毕竟他除了是安德瓦的儿子外也是pu的学生会主席,总是很忙的样子,所以才会把联系方式让精神体送来吧,女生们说这么主动对他可真是少见啊。”

 

这几乎有点暧昧的话让绿谷一时有点接不过来。丽日八卦够了,才安抚性质的拍拍他的手“女生们都想要他的联系方式哦,所以它被截下来好多次了,这次爱心是女生们折的恶作剧呢,别太在意……或者想在意也行。”

 

“丽日你被带坏了。”绿谷把头埋在猫猫身上,闷闷的说。

 

 

 

他想起他是如何认识轰焦冻,想起在雷克基地参加的精神力的第二项测试,想起训练房那蓝色的电流,金属的光泽在机甲周身流转跳跃,想起那些曾经不眠的黑夜和安眠的白天,想起曾经的志愿和如今也没有完全冷却的热血。

于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他想到了爆豪胜己。

 

 

绿谷知道自己想到爆豪胜己是因为他根本没法不想到爆豪胜己。这么说很矛盾吧,但爆豪胜己不仅是一个名字或者是一个人,对于绿谷出久而言,他是眼泪和汗水和尖叫,是灰蓝红黑色的过去十数年的记忆,一旦他绿谷出久那一天要写本回忆录,爆豪胜己必然是高频词汇,一旦他绿谷出久要回忆往昔,爆豪胜己的地位是不得不提。

就像现在,明明他见到了当年的神秘网友,想的是在回顾一把当年遇上轰焦冻的点点滴滴。但提到雷克基地,他的思维还是不受控制的回到爆豪胜己猩红的眸子里,深黑的贮藏室那场乱来里,训练房下午漂浮着细尘的阳光里。跗骨之蛆。

他想起自己当时和爆豪分到了同一组里,理论上是共用一个训练室,实际上多年来的隐隐畏惧让他从来没敢主动向爆豪要过什么东西。而爆豪也很不客气的二十四小时就泡在训练室里把每一分时间资源天赋用到极致,哪怕在绿谷成绩情况最危急的时候来请求他也置之不理。

他想起自己和爆豪在深黑的贮藏室唇齿交缠,禁忌的快感和不知所措的感情溺毙呼吸,只是从爆豪难得的温和语气开始,被一不小心过于接近的距离点燃,星火燎原。

他想起自己在下午蜜色的阳光里麻木的站在门外,加美子的哭泣时隐时现,爆豪的声音在门里清清楚楚的响起。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叫过“小胜”

 

如今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如今,绿谷在回忆自己在雷克基地的学习时,所有的这些依旧像叫人厌烦的弹窗广告一样往他脑子里钻。

 

也许疼痛总比欢笑更有生命力。

 6.男人的浪漫是争夺配偶

 

 

 

轰焦冻匆匆赶回去时,安德瓦已经等他等了半个小时。好在轰焦冻早已练就了筛选技能,把混蛋老爸那大半天的教诲和斥责滤掉后,有效信息就剩下“明天晚上七点在109开pu特招生会议”和“下个月开始双人机甲的初步志愿填报”两条。

 

轰焦冻没有熬夜的习惯,稍微列了一下明天的计划就上床睡觉。起来后就开始准备特招生会议,按名单一个一个找特招生们通知。因为昨天的事,他在看到爆豪胜己的名字时多看了一眼,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把爆豪的信息表抽出来,又顺手抽了几张信息表交给了副主席。

 

 

 

“我这边可能来不及了,帮我通知一下这些特招生好吗?”

“没有问题啊焦冻前辈!”

“谢谢”

 

 

于是轰焦冻就这么推掉了见到爆豪胜己真人的机会,直到晚上开会时才看到活的爆豪本豪。虽然顶着一张恶人脸长得倒还是不错,气质比照片上,也比他想象中要更为凌厉的多。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完全不同的绵羊一样的绿谷出久,觉得这两人同框起来一定十分扎眼。

 

但眼下,他还是要绷着自己的冰块脸读他的通知。PU作为军部正式的训练基地,特招生只有三十几个名额,只要不出意外就能在两年后进入雅文基地,加入联盟军部,成为世界顶尖的机甲驾驶员。所以校方也算重视这批特招生,放假前还要把他们拉出来再训一次话,内容也无非是好好学习加油努力——就好像能进入这里的人还会不知道这个一样。

团结合作积极进取——混蛋老爸的鸡汤怎么还没炖完

好好考虑自己的目标前途和方向——如果到现在都没考虑好这个那么你再说也没什么用了

与同学之间友好相处……——说这话的时候你最好看看那个榴莲头

……也许就早点找到自己的搭档人选

 

轰焦冻把头抬了起来。

————这个就比较有意思了。

 

 

散会后轰焦冻走的最快,穿过走廊上三楼,这才发现身边还有个爆豪胜己。他想到爆豪胜己是这群特招生里唯一一个住在三楼的,所以很不幸和他同路。轰焦冻不是什么多言的人,爆豪显然也不会管两个人一起走却一言不发气氛会不会尴尬。他们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一起穿过因为其他住校生回去而关掉灯光的长廊,但一个女生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

 

“抱歉打扰一下!”女生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从二楼刚跑上来,“轰同学,你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双人机甲的初步志愿填报吗?”

 

爆豪也停了下来,显然想听听答案。

 

轰焦冻用余光瞟了一眼停下来的爆豪。

“下个月”

 

“哦……”女生好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向他道谢然后跑掉了。

 

“喂,阴阳脸。”

轰焦冻还没回头,低低的少年音在他身后响起。他等着下文,但爆豪好像是卡住了一样,轰焦冻几乎能看到某个问题在爆豪嗓子里转了三圈,又沉了下去。

 

放弃提问的爆豪继续向前走,轰焦冻倒是还惦记着他的问题,既然两人之间的交流突破了零记录,轰焦冻就顺势开口自顾自的说起来。

 

“那个女生,是个向导,但是是个有匹配障碍的向导,对于匹配率不高的向导来说,绑定哨兵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战场上需要的是随便哪对向导哨兵都能合作,难以合作的只能选择固定对象……”

 

 

爆豪停下来,眉头肉眼可见的皱成一团。

 

“……但能来PU的人几乎没有匹配率低的,除了天生的匹配障碍。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双人机甲的初步志愿填报就是走个过场……”

 

“别阴阳怪气了,阴阳脸。”爆豪狞笑起来,掌心已经冒出了硝烟。“我就是匹配障碍。但那又怎么样呢,我……”

 

“我没有因此看扁你的意思,我知道爆豪同学很强。”轰焦冻几乎是飞快的截断了爆豪接下来的狂妄宣言。“我出于同学间的友爱和会长的职责关心你是否能找到合适的向导。”

 

“鬼才信你。”

 

 

“绿谷出久?”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突兀的蹦出来。但瞬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爆豪一个一个字的往外蹦,就像咬着什么血肉,腥气从音调里溅出来,但轰不以为意。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叫你回答我的问题!阴阳脸!”

 

“你也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凭什么在你没回答的情况下先回答你?”

 

“昨天”(更久的话一年前)

 

“呵,老子在十几年前就认识那个deku了”

 

“你们什么关系?”

 

“我还没问呢你们什么关系?!”

 

“你还没回答我。”

 

轰焦冻以为以爆豪的脾气他又要接受一轮赌气般的抬杠时,爆豪竟然回答了,甚至没有介意和轰的抬杠,甚至有点……

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的,爆豪胜己眯起眼睛,眼睛里的血色却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以兽类的姿态威胁的逼近轰焦冻,然后把一个一个咬死的字从他狰狞的嘴里放出来。

 

 

“他是个向导,我是个哨兵。你·说·什·么·关·系?”



tbc

下文走         五


评论
热度(88)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