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轰出胜】完美情人(哨向/星际)四

不知道为什么又发错了真对不起大家

前文走       一           二        三     

本章护妻加修罗场,放张自己改的沙雕图



7.团结起来,一致内斗

 

两个年轻而强大的哨兵对峙着,在黑暗无人的走廊安静而危险的对视,像两匹正在准备撕咬对方的狼。空气因硝化甘油而粘稠发热,无灯的黑暗时不时被细小的流动的火星划破,昭示着一场鏖战的爆发。

 

 

“你在刺激我。”轰焦冻冷冷的开口。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说的是事实。”爆豪胜己死死的盯着他,每个字里都浸透了硝化甘油。“你·为·什·么会·被·刺·激·到?!”

 

 

 

他们继续像对持着准备杀死对方的狼一样转着圈打量着对方。轰焦冻想他的国文水平大概是没有达到爆豪胜己那样能从几个停顿里表达出千言万语的水平。就这几句话下来,他们对彼此的认识就迅速从陌生人指数上升成敌人,以绿谷出久为钥匙,他们对彼此的认知直接跨过量变到达质变,逼近可以用脑电波交流的层次。

 

 

“阴阳脸??!!”

 

 

“我是绿谷的朋友。”轰焦冻没头没脑的说,但反正他知道爆豪胜己能听懂。“你不是他的哨兵。”

 

 

前半句他把朋友两字咬得很重,后半句则用了句肯定句。

 

 

“你是绿谷的朋友?”爆豪胜己阴阴的笑了,脸扭曲的很难看。“我不是他的哨兵?”

 

 

也就改了两个肯定句为反问句,然后两个哨兵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信息。

轰焦冻移开眼睛,爆豪胜己冷哼一声。

他们以走廊能容纳的最远距离,生硬的继续走回去。

各自无话。

 

 

 

(轰焦冻:“我不是他的哨兵?”→→爆豪胜己肯定不是否则以他的脾气会直接说是。

爆豪胜己:“我是绿谷的朋友。”→→他们的确还只是朋友关系。)

 

8.你长得像我将来的绯闻对象

 

 

开完特招生会议后,特招生们也可以离校了。期末考试后的假期名义上有两个月,但根据学生的作业守恒定律,真的能有两个月假期的可能性比葡萄把自己的美女写真都丢掉还不切实际。更何况作为军部直属基地的PU和以军部为目标的雄英,恨不得让钟表英雄来把学生们的一天调成48小时来做训练,休息是什么笑话?隔壁敌联盟可不放假。

 

所以对绿谷他们来说,所谓的放假,其实也就是换个地方做作业,美其名曰补课,唯一的福利就是补课和pu一起,能看到更多漂亮姑娘(葡萄语)

 

但这些漂亮姑娘的战斗力可不低。比如今天第一次对战实践课,葡萄上机甲三分钟左右就被人家一炮轰下来,醒过来还很兴奋的浪叫反正跟PU的人对上都是要被打下来的!被有大胸的打下来值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把口出不逊的葡萄绑起来时,绿谷看都没看一眼这边的骚动。他一个人靠在角落,神色凝重,脸色绷得发白。

 

“绿谷同学?”

 

“我没事,就是有些太紧张了,饭田同学。”绿谷挥挥手,眼睛依旧死死盯着那个耀眼的身影。

他早该想到小……不,爆豪也会来的,只是想象是一回事,真的见到了又是另一回事。爆豪胜己穿着他嚣张的战斗服,每一根浅金色的头发桀骜不羁的立起,和想象中,记忆里都没多少区别。

但正应如此才更熟悉的心惊。

 

 

场上的对峙依旧激烈,不过对PU学生来说算是简单的碾压。银色和紫色的机甲以让人眼花缭乱的轨迹翻滚旋转,画出惊心的弧线,所到之处几乎不怎么费力的收割着雄英的蓝色黄色机甲。

 

绿谷死死的盯着那晃出残影的机甲,不自觉的碎碎念起来,这就是PU学生的实力吗果然很惊人呢连那样的弧度也能轻松驾驭还有帅气的连续跳跃和开炮…………

 

那么……爆豪也……成为了这么厉害的人呢。

 

 

 

 

 

他又一次觉得鼻子有些发酸,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眼前的银色和紫色模糊成单调的光影。直到饭田拉住他的手臂。

 

“要上场了。”

 

“嗯,走吧。”

 

绿谷吸吸鼻子眨眨眼睛,战斗的紧张感和冷静的头脑一下子又回到了身体里。

 

 

他一边跟着饭田来到准备区,一边开始挑选自己的机甲。因为和PU的学生不在一个等级上,所以他们的积分方式是不同的。PU根据击落机甲数算分,而雄英只需根据对对方输出的伤害算分。所以多数雄英学生选择了A35式单人机甲,防御弱伤害高,只求在下场之前输出足够的火力就能拿到及格(绿灯)。

 

 

但绿谷和饭田选了F7式双人机甲,牺牲了一部分火力换取更高的防御。一方面是绿谷对闪电式收割心存疑虑,担心无法在下场前抢到分值,一方面是饭田想实践一下F7式双人机甲的广谱攻击(这可是学习的宝贵机会!)

 

 

以及,不可否认的,他们心底都有不服气的,想和PU的高手们多过两招的欲望。

 

 

坐上机甲,连入神经网络。绿谷深吸一口气,心如止水的进入战斗状态。身边的饭田比了个手势。

 

“那么开始吧!”

 

 

黄蓝色机甲呼啸着冲入场地,视觉网络铺到极致,火力分析熟悉的滴滴声响起。绿谷觉得自己战斗的热血的灵魂都找到了轨道,饭田在一边操控路线向一架正在攻击雄英的X33划去,而和他搭档多时的绿谷也默契的在临近点开火。然后是迅速的闪避,再开火。

 

“伤害1000.积分加30”

“伤害570,积分加21”

“……加11“加35”

 

一叠声的提示音连续不断地响起,他们的积分指数迅速的向及格线爬去。

 

“e35,n20,”

“好的。”绿谷应道。这次的电磁粒子炮如果能击中,他们只需再来一次这种攻击就能及格了。

 

“开火!”

 

积分如期而至,但身后的一击猝不及防。损坏值一下子飙到37%,绿谷一心一意的盯着前面的机甲,猛烈一击之下被晃的差点尖叫起来。

 

“饭田?!”

 

“我看到了!视觉网络没有问题!但对方太快了啊!”

 

“是小胜!”绿谷高度紧张之下下意识又脱口出这个名字,反应过来时来不及懊悔,军情要紧“我是说爆豪盯上我们了啊!”

 

 

“那可麻烦了啊!”

 

 

的确,爆豪的机甲就在这几秒内又给了他们两炮,损坏值已经飙到70%,饭田用了两次大的跳跃转移才勉强躲过了第三次袭击。两人凭借搭档的默契都意识到再过几秒他们就会被打下场。

 

必须在下场之前再完成两次攻击!

 

“就近原则。”

饭田默契的点头,知道这个意思是就近攻击逃跑路上的机甲,如果可以不要回攻爆豪。

 

 

他们转着弯子躲着爆豪,速度太快,绿谷两次攻击只成功了一次,损坏值已经达到89%,他们猛地绕道过到场地边缘。对面前最近的一架机甲的攻击!最后一次!

 

 

机甲交火,电光火石,一切都在几秒钟内发生。绿谷向对方开火的那半秒延迟期内,爆豪的高强度粒子炮已经轰到了他们机甲上,而弹道的偏移使炮弹偏移,对方却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连摸过机甲两年的初级生都能避开的攻击。对方却硬生生撞了上来。

 

 

绿谷和饭田的F7因爆豪这一击彻底发出红光,直直坠落下去,而就在对方挨上一击时,F7在空中闪烁起了一晃绿光,然后终于坠到地上。

 

 

 

绿谷混混沌沌的第一个念头是他们终于拿到及格了!(达到及格分机甲上会亮绿灯)

 

然后爬出驾驶室时,全场穿云裂石撕心裂肺的尖叫吓得他浑身一激灵,然后看着那些面红耳赤,鬼哭狼嚎,只差没嚎进ICU的姑娘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

 

 

最后那架学雷锋,做好事,助人为乐给他们送上及格分的机甲……

 

 

驾驶员应该叫轰焦冻。

 

tbc



推个BGM,rumors,Jake millier的。

Imma start some rumors with you,let start some rumors

我想跟你传绯闻,我们来传些绯闻吧

 

这是很写实的轰焦冻心情了

下文走    五

评论(6)
热度(152)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