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前老

伊人静水,临水照花,花前老。
这里茶凉,多多关照。

【轰出胜】完美情人(哨向/星际) 五

 前文走       一           二        三      

 

 【9】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直到下场坐在合格区,绿谷的脑子都是浑浑噩噩的。

他想劝自己高兴点,但一想到自己及格是因为轰焦冻的无私帮助,心里总归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他们两个算是旧识,却也不算是交情颇深,绿谷自己是很感激当时轰焦冻的帮助的,但就轰的那个冷淡性子来看并不是什么很重情念旧的人,也没好到能帮自己开局送人头,一刀九九九。

……更别提还有女孩子们意味深长的目光了。

 

饭田坐过来,身为雄英仅次于锐岛的直男,他很直接的感慨;“轰同学真好啊!你们以前应该关系不错吧,这次真的要好好谢谢他了。虽然输了,但也看到了高手的做派,这就是军部直属的UN的实力啊!”

我不是我不知道我没有……绿谷听着都觉得自己有些心烦意乱。

 

尤其是他看到罪魁祸首——两个——正在向休息区走来时。

 

两人刚从场地下来,战斗服上黄色的a级机甲驾驶员标志无声的昭示着他们的实力,轰焦冻神色淡漠如闲庭信步,爆豪胜己的脸色很是难看——不过他平时也是这样,所以也分不太出来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不爽。

 

“绿谷。”轰焦冻很直接也很自然的跟绿谷打招呼,假装他身后脸色黑了一大半的爆豪不存在。

 

“你好啊轰同学……你们成绩不错。”

扯完这么尴尬的话绿谷就有种钻地底的冲动,可惜人际交往里没有个“这话当我没说”的撤回键,也缺少个“我其实看不见”的屏蔽键。所以绿谷既不能撤回他刚刚的蠢话,也无法无视爆豪终于变得狰狞的脸色。

 

……根据自己长期(被打)的经验来看这次的生气指数十级。

 

绿谷简直不知道轰焦冻是真的好久不见十分想念,还是存心把他往那个名叫爆豪胜己的火坑里推。总之他看着轰焦冻继续很自然的坐在他身边时,欧尔麦特在上,他保证他看到了爆豪的手心在冒烟。

 

“绿谷你是几级的?”轰焦冻继续很自然的把手伸到他的战斗服上拨弄他蓝色的b级机甲驾驶员标志“你们这组的操作很棒呢,我没想到这边还有能把连续迁跃覆盖到半场的人。”

 

……虽然这个操作是很棒啦,但轰同学你快看看爆豪的手心啊啊啊啊啊!!

 

轰焦冻继续很自然(也很神奇)的从战斗服内沿拆出一张便签和笔;“对了绿谷同学,你还没给过我你的个人号码。”

 

……你快闭嘴把轰同学你已经在死亡边缘跳脱衣舞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绿谷内心疯狂尖叫,所以当带着硝烟和火焰气息的拳头终于落在两人中间的时候绿谷甚至还有那么点庆幸,像是“啊终于来了啊”

轰焦冻反应很快的闪开,甚至还想帮绿谷一把——但绿谷早就ofa10%覆盖准备在脚底了溜得比他还快。爆裂的木屑和火星下紧接着是爆豪那张英气且扭曲的脸。

 

“你们两个……少在这里鬼鬼祟祟……”

 

绿谷想张嘴反驳,但一句小胜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前尘往事隔山隔海,他实在不想再叫他小胜,叫爆豪又怕他要炸——虽然在外人看来叫爆豪完全没什么奇怪的男孩子一大把年纪了叫小名才奇怪呢——但绿谷知道这个家伙虽然多讨厌被自己叫成“小胜”,但他绝对更恼火不被叫成小胜。

……多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幼驯染逻辑。

 

 

轰焦冻冷眼在一边看着,两人的弯弯绕绕被他看清了七七八八。好在饭田没有这么一双透视眼,看到冷场了就主动接话;“爆豪啊!好久不见,你在PU那边还好吗?有开始学双人机甲和精神力操控吗?”

“好得很不用你关心。”

 

轰焦冻把话接了下去;“是的,我们已经在学习双人机甲,下个学期就要开始实战操作了”

“不愧是军部直属的实力啊……”

“很期待饭田同学以后加入我们。”

“啊,我会努力的!”饭田兴奋的说“哥哥说PU可是可以动用军部的精神试炼场地呢!”

“还可以实时进行精神力的跟踪测评,毕竟PU就是军部直属的一个培训基地,其实进入PU就已经算是半个军部的人了。”

“这个我知道!我的哥哥也是从雄英进入PU再入军部的,他现在可是3A级别的机甲驾驶员!”

“我SSA”

 

……出现了只有学渣才会懂的惊叫。

连爆豪听到都多看了轰焦冻一眼。

什么叫黄金机甲驾驶员?双A,哨向匹配度,人机匹配度,精神力三项中两项达A,这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标准。至于3A?那是钻石机甲驾驶员了。至于出现S级?你是神仙,再见。

 

至于出现两项S?

 

答案就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

 

 

“轰同学好厉害啊!”

饶是爆豪还在旁边绿谷都忍不住喊了出来。

“果……然是安德瓦将军的儿子啊!”饭田也激动的喊道。

作为当今罕见的3S级机甲驾驶员安德瓦的儿子,拥有两项S级听起来也合理。

 

轰焦冻没有答话,倒是在听到安德瓦的名字时不动声色的把薄薄的唇线绞到了一起。

 

 

 【10】霸道总裁说you got my attention

 

 

杜拉斯说人一开始回忆就开始变老了,但轰焦冻觉得回忆是人活着的证明。

回忆是一种徒增烦恼的东西,毫无用途,他认同,但有什么办法呢,他知道他就是那种被过去之事所束缚的人,他活在过去,他是背着硬壳的蜗牛,把壳拔下来他是会死的。前程往事隔山隔海,无数的人翻山越岭,偏偏他被冰封在海底,遥遥的抬头相望。外界灯火阑珊色彩斑斓,他活的无星无月无日无夜。

然后,很俗套也很命运的……

 

他被拯救了。

 

囚徒遇到了旅人。旅人轻而易举的走进了他的囚牢,解开了他的束缚,然后——如同旅人一直在做的那样离开了。

 

自从遇见之前他活在过去,遇见之后他活在未来,他就是他的未来。

 

他只是想再见一遍,再说一次,再来一局。

明知饮鸩止渴,明知飞蛾扑火。

 

……

 

绿谷终于能离开那两个危险分子时,下场考试已经开始了。

这场是笔试,放假实际上也没多久,知识点没忘光,绿谷须无一字不用典,下笔千言若等闲,出考场后自我感觉尚且良好,虽然和PU那帮变态比不上操作,死记硬背全凭刻苦应该不会落后太多。出来后丽日和饭田还在考场外等他,三奈他们叽叽喳喳的谈论题目,时不时惊叫和惊喜。丽日叹着气说考了一遍还不够糟糕吗,还对什么题目,再考一遍吗?

 

就是,饭田帮着说,看那边PU的学生都不对。

 

人家淡定是因为有实力。这个绝望的答案在众人心里滚了一圈最终又吞了回去。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啦!我相信大家都能顺利升入PU!”绿谷握起拳头给大家打气。

“对!振作起来!”饭田一点就燃“雄英升入PU的升学率可是最高的!雄英学生留在军部的人数也是最多的!”

 

“就像爆豪同学那样!我们也可以做到的!”

说到爆豪时,绿谷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结果发现爆豪也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眼神凌厉,没有以前的显而易见的尖锐,难得的平和下涌动着红色的疯狂。

他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小胜。

 

 

绿谷触电般转过头来,不知道爆豪有没有调转目光,大概是没有的吧,他是那样一个固执尖锐又傲气的人啊。这样胡思乱想着,定下心来时发现大家都安静了很多。

……是轰焦冻来了。

 

绿谷有些无语的看着轰焦冻拨开人群向他走来,心想他是不是哪里得罪轰了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么显眼的方式?轰倒是显得很自然——每一次都是如此自然——走到他面前平静的告诉他:“绿谷同学,老师找你有事。”

 

人群再一次分开了。绿谷跟着轰焦冻,尽力忽略同学们投到他身上的各色目光——尤其是爆豪的,那目光几乎带有实感般炽热的灼烧着。

好在没用多久,轰步子很快,他们很快走出教室走廊教学楼,走进长长的指廊。狭小无人的漫长路程,绿谷想没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说话了,但他问不出口。

问什么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是轰同学抱歉但下次低调点,同学们会误会我们的?

 

说不出来,话语突兀又漫长。他偷偷看向轰,少年的面庞精致淡漠,透着无言的吸引力,对于哨兵而言长的有点过分的睫毛扑闪而过,一下一下。

 

“……绿谷?”

最后还是轰先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注意到身边的目光。绿谷紧张的点一下头。

“你测试过精神力吗?”

“测过,先天是b左右,但预计可以通过练习达到a”

“你现在是?”

“bbc”绿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当然c是……哨向匹配度,轰是知道的吧……”

往年在雷克基地的岁月似是无意的被提起,轰不可置否。

“那你的个性是ofa吧?我查了一下。”轰想了一下继续说下去“你的个性应该不是的?”

“……是”

“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抱歉……不能”

绿谷咬住嘴唇,但轰看起来好像并不在意。“没事,你当然可以不说。我只是想说一下……是因为某事改变的吧?某件事情,某个诱因?”

绿谷停下脚步。办公室的门就在眼前。轰也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看着绿谷的眼睛。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真正等级其实可能比你以为的的要高很多。”

绿谷心跳一滞。他看着轰焦冻,这个SSA的强大哨兵带着让向导无法抗拒的气息向他靠近,看着他的眼睛。

他看见自己被倒影在那双近乎妖艳的异色瞳里,里面干净纯粹,又陌生。

他听见轰很轻很轻,就是不确定的说

 

 

“绿谷……你以后能考虑和我组合吗?”

 

 

Tbc

 

轰·霸道总裁·焦冻: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绿谷:?


评论(8)
热度(148)
©花前老 | Powered by LOFTER